法国版Vogue新主编老公曝光

2012-08-26 11:37:24

【出国留学网www.nuli.org】这是个人人有机会登上维基百科的时代,但Franck Durand 却还没有自己的词条。当他的妻子,《Vogue》法国版新任主编Emmanuelle Alt 在时尚派对和发布会接受明星级的追捧时,他在很大程度上仍是个屈居幕后的谜一般的角色。

介 绍Alt的文章说到Durand时永远只会称他为Balmain 和 Isabel Marant 的艺术指导,三言两语带过;Alt本人接受采访时也一向对感情生活闭口不提。在时尚八卦刊物《The Daily》为 Alt 制作的那期特刊里,Durand的照片居然还被放错了。

事实上,用 Google 搜索 Franck Durand,你甚至找不到一张他本人的照片。查询结果显示的大都是他多年来的作品:从 Chanel 的手表目录到 Louis Vuitton

的时装秀请柬,从 Et Vous 的平面广告到 Pharrel Williams的《Man About Town》封面。除了乐于和摄影师捉迷藏的 Martin Margiela,当今的时尚界哪还有像Durand这样的神秘人物?

幸 运的是,在接到《外滩画报》记者的采访请求后,很少在媒体露面的他出人意料地表现出了极高的积极性。在刚过去不久的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本报对 Durand 进行了独家专访。虽然如预料般害羞和惜字如金,他在解释其设计哲学和处事方式的同时还是大方赞美了他的妻子,并透露自己要在近期办一本杂志——和 《Vogue》无关。

揭开面纱

1 月底的高级定制恰恰是 Emmanuelle Alt 荣升主编后的第一个时装周。在 Dior、Chanel 和 Jean PaulGaultier的秀场,她的每次出现都引发前排来宾的注目,偶像魅力比起前任Carine Roitfeld丝毫不逊色。各大媒体均为抢到Emmanuelle新官上任的首次采访打破了头,而她只悄悄接受了《纽约时报》和 Vogue.com 的两个访问,前者在花城咖啡馆,后者在雅典娜酒店。

在Franck的建议下,我们约好在时装周最后一天在豪华的莫里斯酒店碰面。原定于上午10点开始采访,但他提前半小时就到了。眼前的他身材高大,彬彬有礼,

身穿Jil Sander基本款的黑色西装外套,里面是圆领针织衫套蓝色衬衣,下配一条修身的蓝色直筒牛仔裤——和你在肖像照里看到的他几乎如出一辙。

态度傲慢,待人刻薄,这些你容易在巴黎人(或者说典型时尚人士)身上发现的毛病都和Franck全无关系。“我没想到在中国也有人熟悉我的作品。”一见面,他就

诚恳地说,“有机会的话我很期待去中国工作。”

Franck讲一口还算流利的法式英语,但为了百分之百表达清楚,他坚持用法语作答。三轮对话过后,看得出Franck并不习惯接受采访。他用长时间的沉默组织语言,并用羞涩的微笑回应我的等待。

“我的童年几乎都在乡村度过,远离大城市。”他这样解释自己的与众不同,“儿时的生活对我影响至深,我觉得它甚至影响了我对待爱情和生活的态度。我为人处

事十分自制,对‘度’的把握非常谨慎,可能因为这样,你会觉得我做事非常低调。”嗯,给他点时间。

扎根巴黎

Franck在距离巴黎200公里的图尔长大。大约在他14岁时,新锐杂志《i-D》和《The Face》让他发现了外面的世界,并由此开启了他对巴黎,对伦敦,对山本耀司的时装摄影的向往。

生于天主教家庭,在教会学校念书的Franck从来不是父母眼中的坏孩子。“我没有经历过所谓的叛逆阶段。”他坦言,“叛逆意味着破坏,我对此毫无兴趣;而自由意味着创造,我不想叛逆,只希望别人让我展示自己的能力。”

或 许正是对自由的追求而不是叛逆,让 Franck 在18岁时毅然放弃学业,只身去巴黎闯荡。他很快成为艺术指导Marc Ascoli的助理,客户包括Jil Sander和山本耀司。透过 Ascoli,Franck 有幸和大牌摄影师 Nick Knight开始合作,并“从此爱上了和图片有关的工作”。在这期间,他的服务对象包括模特经纪公司、服装品牌和《Mixte》等杂志;摄影、造型、美 编,他什么都干,样样都行。

对来自外省的年轻人来说,巴黎魅力无限。“时至今日,我仍对这里的建筑充满迷恋,可以看上几个小时。”Franck说。那么,巴黎女孩Emmanuelle Alt是不是也

对他具有相同的吸引力?

和 Franck 一样,Emmanuelle 也没上过大学。毕业于著名的私立女子中学Lubeck,她和Dior高级珠宝设计师 Victoire de Castellane 及萨科奇前妻 Cecilia Sarkozy 同为校友。她的母亲年轻时曾是Lanvin 的模特,父亲则是个舞蹈编导。Emmanuelle继承了母亲的模特身材和时尚血统,从进入《Elle》做暑期实习生开始,她在上世纪 90 年代跻身一线造型师行列,并于 2000 年起进入《Vogue》法国版工作,担任时装总监。

尽管没能在采访中透露他和 Emmanuelle 的相识过程,Franck 仍表示,Emmanuelle 是他心目中最能代表巴黎风格的女性。“如果你问我是否存在一个人,她的气质和品格都让我非常欣赏,那我告诉你,Emmanuelle 绝对够格。”这是他的原话。

两 人目前育有两个孩子,名叫 Antonin 的儿子 13岁,女儿Francoise今年6岁,正在学网球。工作之余,Franck总是和家人待在一起,每到假期便举家前往科西嘉岛或美国度假。“我和 Emmanuelle 的生活可能和别人不一样。结束工作后我必须尽快回家,因为我的孩子需要照顾,我和妻子都是那种恋家的人。”他说。

大量留白

2004 年,Franck开设了他的工作室Atelier Franck Durand,专为时装品牌作艺术指导,创业之初就得到一些大品牌的支持,早期客户包括Chanel、Louis Vuitton、Celine和Hermes。工作室位于巴黎2区Sainte Anne街一幢大楼的顶层,逼仄的空间里摆满了给Franck带去灵感的物件——从书架上一张许多年前父母度假时拍摄的照片到写字台上一叠他最喜欢的 《The World of Interiors》杂志。

Franck的团队包括他自己只有5人,基本上, 他与两位得力助手 Alexander 和 Claire 一起包办了广告策划、版式设计的全部创意工作。“在开始一个项目前,我会设定一个主题或方向,然后Alexander和Claire就会帮我想点子。我们 每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偏好,因此无时无刻不在沟通、试图说服对方,就像打乒乓球一样。”Franck如此介绍他们的工作方式。

艺 术指导在今天愈发变成一个抽象的概念,就像Franck 说的,“听上去好像你什么都不用做,又什么都要做。”可以确定的是这份职业早已不局限于拍片和排版,远非如此。如果客户是服装品牌,那么整个品牌的形象其 实都在艺术指导的管辖范围内,包括店铺的规划、产品的包装、秀的制作等等。

就拿 Franck 和 Balmain 的合作来说,他不但要负责每一季广告和目录的拍摄,就连该品牌备受好评的专卖店装潢和香水瓶设计也是他的杰作。和设计师Christophe Decarnin 及担任造型师的 Emmanuelle 一起,三人用不到4年时间将Balmain打造成了风头最劲、形象最鲜明的时装屋之一。“Balmain如今是个美丽的名字,但在我刚刚接手它时,它不是 现在的样子。”Franck回忆道,“我们的第一场发布会是静态展,没有几个模特,也没有很多衣服,但Christophe和我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

尽管总是和漂亮的衣服打交道,Franck 却直言他和他的团队都不是所谓的“时装迷”。“我们很少看时尚杂志。”他说,“做设计的时候,我们尽量让元素越少越好。对我来说,配菜宜精不宜多,所以我起用最优秀的摄影师和模特,时刻提醒自己对粗俗的东西说不。”

何谓低俗?“那些没有限制,超越本身范围的事物是低俗的,例如太过强烈的字眼,过度的性感,流于表面、肤浅的东西都是低俗的。”Franck说,“我抵触一切夸张的事物。”

翻 开一本当季杂志,由AtelierFranckDurand制作的广告随处可见:GiuseppeZanotti、Balmain、Repossi、 DeFursac,还有GiseleBundchen代言的IsabelMarant。就像所有的平面设计工作者,Durand对字体和版式的追求近乎完 美主义,不过他的作品还有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特点,那就是留白,大量的留白。永不填满整个页面的设计风格,和他的生活作风一样,让人充满了想象空间。


Franck Durand

(出国留学网www.nuli.org)
来源:http://www.nuli.org/a/20110406/217718.html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京ICP备11016124号-6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